首页 > 毕业论文 >>正文

什么是哲学与为什么要研究哲学史?

毕业论文 时间:2021-09-15 07:25:16 作者:小悦
【http://www.hnminge.com - 好文章网】
当前位置: 毕业论文网>哲学论文>中国哲学>

什么是哲学与为什么要研究哲学史?

什么是物理学?什么是法学?或者什么是 政治 学?这些问题可以有很明确的答案,因为这些学科的对象和界限很明确。但是,如果问“ff么是 哲学 ?”那么答案就不那么简单。在不同哲学家那里,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各不相同。在中国,通行的说法是“哲学是一种世界观”。问题

论文写作指导请加QQ 3346581880

  什么是物理学?什么是法学?或者什么是政治学?这些问题可以有很明确的答案,因为这些学科的对象和界限很明确。但是,如果问“ff么是哲学?”那么答案就不那么简单。在不同哲学家那里,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各不相同。在中国,通行的说法是“哲学是一种世界观”。问题是,几乎所有科学都是一种世界观,至少是构成世界观的一部分。谁能否认物理学也是一种世界观?如果说哲学是一种世界观,那么,它恰恰是一种最可有可无的世界观。因为作为世界观的哲学完全依赖于其他学科。所以,把哲学视为一种世界观不仅无法使哲学与其他学科区别开来,而且将使哲学丧失掉作为一门学科存在的理由。

  

  在中文里,“哲学”作为一个学科名称是从西文里的PhilOSOphie(phik)SOphy)直接翻译过来的。不过,用“哲学”来译这个西文词,是日本学者的工作。在近代西学东渐的过程中,有许多重要的学术概念都是直接借鉴了日本学者的翻译。实际上,这是一个不幸的经历。因为日语里用的汉语语词大多并不具有承担本源问题与原创性思想经验的功能,而西学里的核心概念都是古希腊人在回答本源问题时提供出来的,因而都承担着原创性思想经验与事物的原初意义。就PhiHsophie这个西语词来说,都是来自古希腊语原初意思就是“热爱、追求智慧”。作为一种活动言,Philosophie就是一种通过追问智慧的问题而使人变得有智慧的精神活动;作为学科言,Philosophie就是一门通过追问智慧的问题来使人能够智慧地生活的学问。

  

  那么,什么样的问题是智慧的问题?就古希腊人来说,智慧的首要问题就是追问世界的“始基”问题或“本源”问题。.而追问世界的本源问题,也就是追问变动世界中可靠的绝对根基的问题。在这个变幻不定的世界里,我们在什么地方才能立定脚跟呢?寻得心灵上立定脚跟的问题,也就是寻找能够把我们的生命或生活担当起来、支撑起来的可靠支撑的问题。因它可靠,我们可以生活得安然和踏实;因它可靠,我们可以坚定地打开我们的希望和未来,因而可以生活得有信心、有力量。简单说,因它可靠,我们的生活既能经受起苦难的重压,也能经受起幸福的诱惑。

  

  我们知道,在这之前,希腊人与其他古代民族一样,都生活在神话世界或原始宗教里,人与他人他物都是处在一种不确定的梦幻般的关系中。也就是说,人的生活与存在是不确定的,处在隐身与现身、转化与变换之中。在神话或原始宗教里,不仅个人,甚至作为类存在的人,都是没有自我同一性的身份,也没有对自我同一性身份的意识与要求一一人与神甚至与动、植物没有明确的界限。世界的本源问题的提出,就象一道光芒从人类的心灵世界划过,照亮了人与他物的明确界限,从而召唤了人类对自身身份的意识与追问一_人在这个世界上究竟处在什么位置上?人在什么地方能立定自身?从根本上说,本源问题的提出意味着人类试图透过变幻不定的现象事物去寻找可以立定自身的确定性与可靠性。也就是说,在本源问题里,一方面表明人类对纷繁变幻的现象事物持不信任、不满足的态度;另一方面表明,人类相信透过这些现象事物可以找到使自身能够立定其上的确定性与可靠性。追问世界的本源也就是要在这个世界寻找确定、可靠的立足点。

  

  所谓“世界的确定性与可靠性”,也就是绝对性。因为从根本上说,只有绝对的一或绝对的存在者,才能够是可靠的和确定的。所以,我们可以进一步说,追问世界的本源问题,也就是探究绝对性的问题,本源问题的提出意味着开始了对绝对的意识与觉悟。因此,追问世界本源的问题,从根本上说也就是追问绝对的问题。而人类对本源的追问,实际上隐含着对人自身的身份的觉悟与确认。因为人类之所以会去追问世界的本源问题,在根本上是为了人本身的生活与存在寻找可以立身其上的可靠支点,以免人类在变幻不定的宇宙面前茫然失措或惶惶不可终日。不管是作为古希腊第一个哲学家的泰利士把世界的本源归为“水”,还是苏格拉底一柏拉图把“理念”当作世界的原型,都既是为世界寻找确定性的本源,也是为人自身的存在与生活寻找绝对性的根据。实际上,对本源的追问,不管是以思想的方式追问,还是以宗教的方式追问,都同时隐含着对人自身的身份的追问。回到本源而与本源共在,也就是人回到自身,即回到自己本来在的位置上。因而,回釗自身在根本上也就是回到自在的自由存在。在这个意义上,对本源的追问与觉悟都或强或弱地召唤着对人的自由的觉悟。对本源的守护在根底上也是对自由的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