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诗词 >>正文

宋代诗词中的端午节

古诗词 时间:2020-06-28 14:38:13 作者:小悦
【http://www.hnminge.com - 好文章网】

原标题:宋代诗词中的端午节

  品香粽

  如果选择一种最具代表性的端午节饮食符号,当然非粽子莫属。粽子古称“角黍”“筒粽”,西晋周处《风土记》有“以菰叶裹黏米,煮熟,谓之角黍”的记载;南朝吴均在《续齐谐记》中也说:“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罗水,楚人哀之。至此日,以竹筒贮米,投水以祭之。”宋代粽子品种增多,称呼各异,《东京梦华录》《武林旧事》《梦粱录》《事文类聚》等均有记载。

  有这样的生活基础,粽子自然成为宋诗宋词中一个鲜明的意象。“九子粽香仙醴熟,共瞻宸极祝千春”“一一雕盘分楚粽,重重团扇画秦娥”,这是“太平宰相”晏殊《端午词·内廷》中的诗句。“角黍包金,香蒲切玉,是处玳筵罗列”(黄裳《喜迁莺·端午泛湖》);“角黍包金,香蒲泛玉,风物依然荆楚”(杨无咎《齐天乐·端午》),较之“金”“玉”,黄裳、杨无咎的词句刻画了粽子的精致。“团粽明朝便无味,菖蒲今日麽生香”(杨万里《端午独酌》),“榴花角黍斗时新,今日谁家不酒樽”(戴复古《扬州端午呈赵帅》),端午节之乐,少不了品尝新鲜香甜的粽子。至于“角黍菖丝随丝物,旨甘时下五云中”(曹勋《端午帖子九首》),“诗卷打门惊节序,满盘角黍正累累”(魏了翁《将至古渝虞宪以三绝同端午节见寄用韵为谢》),“黄金角黍照盘明,秋月弓湾斗彩赢”(罗公升《端午夫人阁》),端午节怎能少了粽子?一代词宗李清照也未能免俗,曾以粽子入诗写应酬宫廷之作:“三宫催解粽,妆罢未天明。便面天题字,歌头御赐名。”(《夫人阁端午帖子》)

  当然,端午节小小的粽子也包裹着沉重、悲愤之情。“屈平乡国逢重五,不比常年角黍盘”(陆游《归州重五》),“角黍堆盘何处奠,沉湘千古使人悲”(虞俦《端午日用韵》),“朱符不写湘累恨,角黍难包楚国羞”(黄庚《端午月山主人酒边即事》)等,表达了对屈原的深深怀念和对楚国昏庸政治的辛辣讽刺。

  粽子既是端午节的一个符号,也早已成为中华几千年饮食文化的重要载体,正如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所解说的:“从农耕文明到工业文明,技术的进步,使得粽子不再局限于地域和时令。”一年四季,人们随时可以享受粽子的美味,只是别忘了其中丰富的文化记忆与浓浓的情感表达。

  赛龙舟

  “龙舟竞渡”是端午节一道壮观的风景,如今已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宋代赛龙舟更加盛行,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中有天子驾幸金明池观龙舟竞渡的记载,只是时间不在端午节。在南方,宽广的水域为赛龙舟提供了便利,龙舟竞渡更盛,因而宋代诗词中有大量赛龙舟的描写。“坊村一处一龙船,劈浪飞桡斗欲先。”(邹浩《昭州竞渡》)“两两龙舟争竞渡,奈珠帘、暮卷西山雨。看未足,怎归去。”(甄龙友《贺新郎》)“棹翻波浪山如雪,醉杀儿郎喜欲颠。”(杨万里《端午前一日阻风鄱阳湖观竞渡》)“锦标赢得千人笑,画鼓敲残一半春。”(楼钥《湖亭观竞渡》)“龙艘破浪桨万枝,钲鼓聒天旗掣水。”(白玉蟾《端午抒怀》)“三三五五垂杨底,守定龙舟看不归。”(黎廷瑞《端午东湖观竞渡》)“不信沧江传竞渡,彩旗画鼓闹西城。”(董嗣杲《江州重午》)不一而足。

  但是,如果想分享端午节宋人赛龙舟的热闹,那不妨看看黄裳描写端午节赛龙舟宏大场面的两阕词作。其一《减字木兰花·竞渡》:“红旗高举,飞出深深杨柳渚。鼓击春雷,直破烟波远远回。欢声震地,惊退万人争战气。金碧楼西,衔得锦标第一归。”红旗迎风招展,鼓声响如春雷,欢呼声震天动地,从柳荫中飞出的龙舟,直破烟波,惊退万人。看吧,金碧辉煌的楼阁边,夺得锦标的优胜者胜利返航了。

  其二《喜迁莺·端午泛湖》:“梅霖初歇。乍绛蕊海榴,争开时节。角黍包金,香蒲切玉,是处玳筵罗列。斗巧尽输少年,玉腕彩丝双结。舣彩舫,看龙舟两两,波心齐发。奇绝。难画处,激起浪花,飞作湖间雪。画鼓喧雷,红旗闪电,夺罢锦标方彻。望中水天日暮,犹见朱帘高揭。归棹晚,载菏花十里,一钩新月。”端午节梅雨初歇,海榴初开,人们尝粽子、品香蒲、戏斗草、结彩丝,此时成双成对的彩船来看龙舟夺锦赛了:浪花飞雪,鼓声喧天,红旗猎猎,直到夺得锦标方罢。然而还未尽兴:暮色虽然降临,但依然能看到高挑朱帘的人家,因为观看竞渡的人们还沉浸在热烈气氛中,直到天色已晚,新月升起,彩舫载着十里荷香惬意而归。两首词作场面惊心动魄,气氛紧张激烈,犹如两场龙舟竞渡的实况转播。

  浴兰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