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美文 >>正文

如果爱,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经典美文 时间:2021-09-15 07:23:03 作者:小悦
【http://www.hnminge.com - 好文章网】

很多人不是畏惧爱情,是畏惧在爱情里,我们总是那么不坦诚,明明日思夜想,见面却非要像熟识的老朋友那样嬉笑推搡,就是提不起勇气说“爱”这个字;在摇晃的地铁里,明明想

  很多人不是畏惧爱情,是畏惧在爱情里,我们总是那么不坦诚,明明日思夜想,见面却非要像熟识的老朋友那样嬉笑推搡,就是提不起勇气说“爱”这个字;在摇晃的地铁里,明明想紧紧攥住对方的手,却非要别过脸去,偷看窗外她的反影;明明在他关门之前,在他的嘴角贴上一吻时想告诉他,“如果你需要我就告诉我,我便不再走”,却还是故作潇洒地提起行李,没入黑暗的夜色里。

  我们提着勇气,扛着尊严,念着一串早就背牢的、在赶夜路时最想拨过去的电话号码,却忍受着自己像蜡一般渐渐消融了,去爱一个人的心意。

  在爱情的世界里,我们总是希望对方做那个最先告白、最先付出、最先挽留的人。谁都想不动声色,若被分手也可怀抱自尊原地退步。爱情因了这千般万般的小心思,变成了世上最难琢磨透的事。

  2010年夏天,前男友带我去参加老友的婚礼。灯光打起来的时候,新娘在一群人的瞩目下,穿着像铺开的花瓣一样的婚纱款款踏来,身后跟着五个穿粉色短裙的娇艳伴娘。伴娘们手拿着桃心形的荧光棒,舞台里的灯光都灭了,柔和的荧光就像连起了一道银河。

  前男友是那个给新娘开门的人,站在门后,他一直望着观众席里的我,眼神温柔得像蜜水。当推开门,新娘提着裙摆走来,婚礼音乐放起的那一瞬间,他忽然就开始拭泪,一张纸一张纸地抽也擦不干。走回席位时,他的眼圈还有些红。

  婚礼格外有创意,新娘和伴娘团在《非诚勿扰》女嘉宾上场乐The Best Damn Thing里走上舞台,伴随着恰到好处的灯光,劲炫如走秀现场。婚戒由一辆挂着一束桃心气球的遥控赛车递入新郎手中,两人在《非诚勿扰》牵手成功的插曲《梁山伯与朱丽叶》里拥抱接吻。大屏幕全程回顾着他们从高中到大学、从相识到相恋的一幕幕,在变换的时光里,看着两人从两个摇头晃脑的婴儿,变成一对相知相爱的情侣。

  当新郎和新娘交换戒指时,前男友把我的手握在膝盖上,在光影交融里,为我套上了一截空气戒指。

  我们保留着这个秘密,当新娘过来敬酒时,他又忍不住抱着新娘抽噎,还不忘捶打两拳新郎:“我们这群哥们儿就把妞子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待她啊!”他们是高中发小,几个人一起逃课K歌玩三国杀,吊儿郎当满屁股是灰地一起耍着流氓长大。

  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当你眼见着昨日还坐在你前排的、拿笔戳你的马尾姑娘,今日忽然就披上了婚纱,从此还要系上围裙做他人的厨娘,忽然就觉得时间好像真的溜走了。我们的身份,在亲身参与一场玩伴的婚礼后真实改变。即使再抗拒躲闪期待,我们中的大部分,终究都会从少男少女变成他人命中的丈夫或妻子。

  之后我们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路,我还抚摸着指节上那个空荡荡的部位,好像真的箍了一枚戒指。

  如果按照电影剧情来发展,我们应该会结婚,生子。我那时自是爱他很深,我曾和他说过,如果有一天我出书了,必将会在书里写到他,他笑笑,那可不要把我写成浑蛋哦!2013年,我捧着印刷好的《永远热泪盈眶》翻看,当读到《北京爱情故事》里,他在海南单膝着地向我求婚,而我在分手后,蹲在公园里的草地上纵情大哭时,忽然就有些莫名的哑然。

  总是这样以为,我们经历了最美最隐秘的爱情细节,我们有过惊天动地的浪漫和生死相伴的托付,必然会从此执手天涯,静坐待老。

  总是会以为,如果在一开始,我们就在无数段既定的缘分里相见,相识,披着同一件衣服在雨水里裸足奔跑,在无意识里走进同一家咖啡店、餐馆,在社交论坛里看过同一篇帖子,上传过同一张照片,喜欢同一个乐队的同一首歌,我们甚至连笑着、吃饭时跷起二郎腿的姿势都一模一样。我们就像一棵树上的两根枝丫,必然会就此节节生长,遥相眺望。

  也会以为,他的唇不光能吻我,不光能说出动人的爱情誓言,也能说出充满乐趣的人文地理,我们会有说不完的话题。我不光欣赏他在床上俯冲的纵情,也欣赏他工作时的专情,我这般的欣赏他,必将会敞开一颗心,裸露出所有细节善待他。

  可不知道因为什么,我们就分开了。能说出理由的分别,还是值得安慰的。有些分别,甚至都不是以“爱”或“不爱”结尾。当你试探性地问对方“你还爱我吗”时,却听到在幽暗的夜里,梧桐树摆起,风穿过走廊,带来他不确信的尾音:“我也不知道。”一瞬间,所有的勇敢、坚持以及确信都崩溃落地。

·END·

本文由 美文网-励志美文-经典美文-在线阅读 授权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上一篇:窗外的夜

下一篇:你会记得我吗?

友情链接:

陇西生活网

家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