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优美语录 >>正文

她被打傻了,他却不离不弃

优美语录 时间:2021-01-03 16:08:33 作者:小悦
【http://www.hnminge.com - 好文章网】

  一、她替他挨了一棒

  “兰芬,张云那边就别理他了,我托人另外给你找了一个男人,姓徐,45岁,是个做生意的,家底厚实。就是岁数上稍稍大了一点——” “不行,我和张云朋友都交几年了——” “几年了又怎么样?连二十万彩礼都拿不出来,人家徐老板开口就出四十万,比二十万还翻了一翻——” “那也不行,我就要跟张云好。” “你个不争气的死女娃子,硬是要把老娘气死!” 兰芬她妈说着说着还哭起来了, “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养大成人,我容易吗?我!收点彩礼钱也不为过。” “为不为过都不好说,可是人家一时里也拿不出那么多钱。” “他拿不出,你就别跟他!徐老板多的都拿得出,乖女儿听妈的话,就跟徐老板,我明天就去回他的话。” “妈!你是想把女儿卖个好价钱?” “我养你那么大,总得在女婿那边要回点——” “他妈也养他那么大,他妈又找谁要钱去?” “好你个死女娃子,还没嫁过去,就帮人家说话了,难怪都说女生外相。” “啥子外相不外相哟,我嫁过去了,那边就是我的家,不存在什么外不外的。” “你这死女娃子,几时学得这样牙尖嘴利的,你硬是要气死老娘——” “妈,你也别生气,好好想想,你要那么多钱,他就算去借来给你了,他不也就穷了,那你不是让我过去受穷。” “你要是嫁给徐老扳——” “徐老板,徐老板,徐老板都叫你姐了——”

  母女俩正在争吵着的时候张云来了,“兰芬,你在吵啥呀?有话不能好好说?” “还不是为你,你要是一次能拿20万出来,就没这些事了。” “妈!我实在是一次拿不出那么多来。” 张云十分无奈地说。兰芬妈却很不屑地回答道,“一次拿不出那么多来,就别想要我女儿,人家徐老板娶兰芬肯出40万,你连20万都拿不出来。拿不出来,就别痴心妄想了,赶紧给我滚,以后也别再来纠缠兰芬。” 兰芬妈直接就给张云把话喊了个明白。张云实在没法,最后只得把随身带来的那张卡拿了出来,递给那不尽情理的老太太。 “妈,这张卡里只有10万元钱,也是我们家的全部资产。剩下那10万等我有了钱的时候再给,你要是不放心, 我给你打个欠条。” “你别叫我妈,我还没有同意把兰芬嫁给你。我还老实地告诉你,我女儿不止值你拿的这个数。今天要不拿20万,我就要把兰芬嫁给肯出40万的徐老板了。” “妈,你这样做兰芬也不愿意。” “叫你别叫我妈,你没听到吗?再说,这事也由不得兰芬愿不愿意,她是我养大的,就得听我的,这事你管不了,还是把你那张卡拿着赶紧给我滚,再不滚我要拿竹杠撵了。” 他没放弃,他跪下了,“妈,兰芬喜欢的是我,不是徐老板,你就成全我们吧!” “成全你!赶快拿20万出来,我就成全你。还有,叫你别叫我妈,不长记性是吧,那我就拿竹杠教教你。” 兰芬妈双手举起那根有矿泉水瓶粗的竹杠,照着张云劈头就打了下去。兰芬看见张云挨打,赶紧上前去护着。这老太太,一杠下去还消不了气,紧接着第二杠又打了下去,谁知这第二的一杠刚好被兰芬的头接上了。这老太太身板硬朗,平时干农活又多有锻炼,手底下便有些力道,再加上气愤,下手就重了些,本想这第二杠打下去,就好把心头的气消了,没承想这一杠棒下去竟打着了自己的女儿。兰芬不是张云,她哪经得住这样的重手,她马上就倒在了地上,她妈楞住了。很快地发现兰芬已经失去了知觉,张云慌了,他抱起她来,便去了那远处的医院——

  二、她傻了,他仍然要了她

  ——兰芬的命是保住了,因为脑震荡,再加上头部的额叶受伤,可怜的她才23岁便傻了,痴了,呆了,啥事都记不得了。她妈要的40万也没了,她妈很有好恨,她恨张云,她认为这一切都是张云造成的。她也恨兰芬,她恨她死活都要跟着张云 。她也不管她了,不管她是饥是渴,也不管她是冷是热,任由她穿着脏兮兮的一身,四处游荡,有时候还要打她。

  “你这个死女娃子,现在落得这种下埸,都是你自己造成的,要是听我的话嫁给徐老板,会这样造孽吗?你活该。你造孽还不算,害得老娘的40万也没得手,老娘我真冤。” 兰芬好象也不知道她妈说的是些啥,只是一个劲自顾自的地说着,“我——饿,我——饿——”

  “你饿,饿死你才好。我还没得多的闲钱来养你,你那么喜欢张云,找你的张云去,看他现在还要不要你。”

  “我要,咋会不要呢。” 那妈正吵着兰芬的时候,张云来了,她吵兰芬的的话他也都听到了。“她好孬都是我的人,只要你同意,我马上领她走。” 那妈一听,心里便暗自高兴起来,张云真要把她带走了,家里便少了一个包袱(负担),多好的事。她又不太相信张云会带兰芬走,‘他当真会要一个傻子,难不成,他找不到老婆,想老婆想疯了?想傻了?不会呀,这小子才25岁。个子高高的,长得一表人材,哪有找不到老婆的。’ 那妈想到后面便有些害怕起来,她怕张云会反悔。“这话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 “不反悔?” “不反悔。” “那好!你赶紧把她带走。” “我明天来带她走。” “就现在呀!干吗要明天?” “总得拿点钱给你,我今天没带钱来。” “钱!不要钱,我现在啥钱都不要了。你赶紧带她走吧。” 说也奇怪,这兰芬自从傻了、失忆了,她是啥人都怕,啥人都不认得。唯有这张云,她是不怕,也不陌生,她依旧和他很好,。张云每次来看她,拥护着她,她不但能够接受,还视他为一种依靠。

  张云用手搭在兰芬的肩上,弯过手臂,拥护着十分顺从的她走出了这个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