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优美语录 >>正文

捕蛇者新说

优美语录 时间:2021-02-21 17:51:04 作者:小悦
【http://www.hnminge.com - 好文章网】

  捕蛇者新说

  汤碧峰

  晚上儿子他们要回来吃饭,妻对我说,你去买斤大点的虾子回来,晚上炒虾仁给宝宝吃。我真好想去文昌路地摊菜场,看看有没有新鲜的蚕豆,就出门去逛菜场了。

  蚕豆已落市,没见着像样的豆,见一运动器具边上围着一圈人。从人缝中可以看出,一个卖螺蛳的壮汉,在一边剪螺蛳屁股,一边和人聊着什么,似乎在议论什么东西。这卖螺蛳有什么值得围观的?出于好奇,我也过去瞧瞧热闹。

  在螺蛳桶边上,放着用塑料袋装着的一条蛇,原来是在围观壮汉抓来的那条蛇。

  “是你抓来的?这蛇有多重?你怎么卖?”我见这蛇不算小,于是也很感兴趣地参与到围观的人群中。

  “一斤多,”壮汉用电子称称了一下说:“我捉螺蛳的时候抓的,你要就一百元拿去。”

  “开什么玩笑,你这又不是火赤链、乌梢蛇,不就是一条普通的青梢蛇,没有一点毒性,让它咬一口也就一个水泡,能值一百?”我知道蛇的毒性越大,价钱越高,要是五步蛇,价钱就不好看了。

  边上的人一致附和,那蛇就是一条青梢蛇,没什么毒的,一百元,谁买?那壮汉不说话了。

  “要是在以前,这蛇值不了几个钱,现在属于野生动物,不可以卖了。在菜场里面,不但不能卖,说不定还要被处罚。”说真的,我有心想买下来给孙子煮汤喝,但这个价位不能接受,就先给他加点心里压力,好让他把价降下来。

  见他没了反驳的声音,我开始还价:“五十元,我拿去。”那壮汉马上说好,就把塑料袋扎紧提过来。“那你要杀好的,”我要求他。他说:“你把钱付了,要是我杀了,你又不要了,我卖给谁去。”

  我估计是壮汉心虚,在围观的人当中居然还站着一个穿制服的,附近还停着他的车,如果真多管一下,壮汉也难受,否则不可能那么爽气出手。我有点后悔还价高了,要是说四十,也肯定成交,但话已说出口,不能反悔,就拿钱给他。

  这壮汉也就是个卖螺蛳的,杀条蛇也不会,从卖菜的人那儿借了把刀,割了蛇头后,皮剥不下来。蛇是两头小中间大,肚子不割开,根本不行,最后我自告奋勇帮他一起剥,才完成任务。

  边上人说,蛇胆也好吃的,吃了亮眼睛,我说没什么用,又不是毒蛇,清不到哪儿去,不要。不过蛇皮要的,回去凉拌,看能不能做好,我在餐厅吃过,口感挺不错,像海蜇皮。

  在回来的路上,就那么一小段路,居然有三四个人问我:这蛇哪儿买的?多少钱?有说便宜的:餐馆起码要两百。也有夸奖的:很好的,给孩子吃了不会生痱子。有善意提醒的:你要用沙锅炖,不能用铁锅。

  在民间有个说法,夏天给孩子吃蛇,不生痱子,不生疥疮,皮肤特别光滑。所以在儿子小的时候,我每年买蛇给他炖汤喝。有没有作用我不敢说,可儿子的皮肤的确很好,从不生痱子。

  那时候菜场里都有卖蛇的摊位,价钱也不贵,一条大点的蛇也就一、二十元。当儿子大了的时候,蛇价也贵了,我们也不买了。再后来,菜场不能卖蛇了,也不管是不是养殖的,一律被取缔。

  蛇肉并不一定只是煮汤,在餐厅吃的椒盐蛇段,那可是高档菜,很受食客欢迎,而且一条蛇什么都可以吃。记得有一次和同事去杭州出差,联系单位旅游事项,那个公司经理,请我们去延安路上的一家蛇餐馆吃蛇宴。点了一条两斤重的大蛇,上来的菜有蛇羹、蛇汤、椒盐蛇段,还有蛇胆、蛇血泡酒,这饨饭让我至今印象深刻。

  可在家要将蛇做成那么多花样,怕是没那个本领。这不,除了炖汤,想做个凉拌蛇皮,都没成功。切碎后,在水里煮,放上料酒、生姜,晾干后放上调料,口感到是不错,可是没将蛇鳞整干净,咬不动,不脆。尝了几口后不得不倒掉,浪费了调料。

  而炖的汤却是很好喝,用电焖锅炖汤,放上咸肉、笋尖,及生姜等辅料,两个小时下来,肉就烂了,味道全在汤里。孙子喝了还想喝,肉也吃了不少,最大的六段让他吃了。从没吃过这玩艺儿,真担心他的肚子不适应,不想一点事都没有。

  这蛇在我小时候外面随处可见,去田野最怕蛇,被毒蛇咬一口那是要死人的。后来在菜场买蛇也不是什么稀奇东西,和买其他菜没什么两样。现在不见卖蛇的了,可老百姓总是有自己的生活,那种民间传说不管有没有科学根据,反正上代人传下来的,我们就这么传下去,这就是生活。

  二〇二〇年八月二十日